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开元港式五张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宗教长河-在世界最重要五大博物馆之一的希腊雅典卫城博物馆

【张纯如去世15周年】

衛城博物館位於希腊雅典衛城山丘下,建在羅馬和拜占庭時期的遺址上。這座構思於1976年,由瑞士建築師伯納德·屈米設計、希腊本土建築師米哈利斯·佛堤阿迪斯協助的建築於2007年動工,2009年建造完成,今年正是其10歲生日。

雅典衛城博物館是一座雕塑,經無數雕塑家之手、耗時幾千年精雕細琢,一個純潔偉岸的巨人形象佇立在悠悠歲月里,時間將其他的一切沖刷成了黑色,但他卻在滄桑之後依然堅挺。一副黑白的剪影,一曲文明的贊歌。

博物館三層是帕特農神廟展區,後期修複中將帕特農神廟帶狀裝飾的淺浮雕最大限度地呈現在中心位置。但此時,雕刻的精美卻掩蓋不住歷史滄桑:公元393年被改為基督教堂;土耳其統治時期成了清真寺;1687年被威尼斯軍隊炮轟拆解;19世紀初,還被時任英國駐君士坦丁堡大使托馬斯雇工拆下了許多浮雕,其中包括著名的埃爾金石雕。

原標題: 佇立文明長河的黑白剪影

如今,埃爾金石雕被陳列在大英博物館。過去30多年,希腊政府很多次要求英國歸還埃爾金石雕,但一直沒有實質性進展。衛城博物館里播放的視頻,講述了埃爾金石雕的歷史,包括它被英國人野蠻帶走的過程。這段視頻意在提醒希腊人不要忘記,希腊“國寶”如今流落異國他鄉。歷史長河的洗禮躲不過塵世的滄桑,但藝術之光終不會被湮沒。希望埃爾金石雕早日被歸還,可以讓世人共同追憶那個輝煌的藝術巔峰。

衛城斜坡展區位於一層,這裡主要展示衛城諸多神廟和附近住宅區中發掘出土的文物,時間跨度從公元前3000年至公元6世紀,呈現了古代雅典人的宗教信仰和日常生活。古代東西方文明的發展,宗教因素一直縈繞其中。對於世界的認知,陌生恐懼與新鮮好奇並存,在某些事情上的無力渺小,只能寄托於宗教神化這條紐帶以凝聚人心和慰以希冀。這是共性,但也存在著差異。長坡道南側的展示主要是醫神祭壇,當時甚至已經有很多人體器官模型和醫療器具。在從未經歷過神權統治的古希腊人日常生活中,宗教只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在奉神的同時已經萌發了高度理性主義,他們遵循萬事萬物的客觀原因與規律。如今,相較於東方的針灸藥理,西方在醫療上的大膽手術,是保守穩中求勝還是激進另闢蹊徑?答案可能隱藏在東西方文明起源與發展的碰撞和交融中。帶著這樣的思考邁向考古發掘區,踩著透明的玻璃地板,感覺真切而遙遠。衛城博物館留下的,是對這座古代城池最美好的追溯。

衛城博物館的面積大約有25000平方米,其中14000平方米用於展覽。明亮的場館設計與館藏文物的陳列風格,用朴素的方式給游客以人文代入,震懾身心。衛城博物館頂層設計別具匠心,由於地基限制無法將整個衛城博物館設計成與雅典衛城平行,設計師將博物館頂層與博物館主體建築旋轉形成一定角度,達到了與雅典衛城帕特農神廟平行的效果。

古希腊人把“幾何學性質”完整地融入到了藝術作品中,比如黃金分割。事實證明,這樣的作品的確是合理的、美的、和諧的。博物館二層最為特別的展廳完美地詮釋了這一點,此廳沒有隔間,內部48根立柱環立,不同高度的立柱上展列了各種雕像。朴素而典雅,潔白而莊重,展現了希腊獨具特色的美。

公元前3000年的克裡特文明孕育了古希腊的輝煌歷史,讓希腊這顆璀璨的愛琴海明星在西方世界熠熠生輝。藝術的靈感在這裡迸發,思想的碰撞在這裡融匯。在世界最重要五大博物館之一的希腊雅典衛城博物館,人們透過時間的窗戶去窺探歷史的漫漫長河。

博物館二層是古風時期的藝術品展區,樓梯口的三角楣收藏了大量精美雕刻作品,有些考古發現甚至在帕特農神廟建成之前。人們裝飾了雅典衛城上的第一批大型廟宇,重要展品包括衛城山門的方格天花板、勝利女神神廟的雕塑、厄瑞克忒翁神廟的女神柱等。軸心時代的智能大爆發,生產力大增和富足為藝術創作提供了先決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