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开元港式五张首页 >>军事新闻>>正文

受灾巴基斯坦-听到他问我愿不愿意加入中国国际救援队后

【张鹭禁赛一年】

我和另一位同事到達當地一所醫院時,只見門口兩側密密麻麻全是當地民眾貼的尋人啟事。醫院擠滿了受傷的災民,醫生和護士根本忙不過來。我和同事立刻開始給一位災民處理傷口。

“中國醫生”,是巴基斯坦災民對我們所有醫療隊員的共同稱呼。

2005年10月8日,巴基斯坦西北邊境和巴控克什米爾等地發生7.6級地震。我再次隨隊踏上國際救援的徵程。10月10日,經過近24個小時的輾轉,我們到達了受災最嚴重的巴拉考特。

身為醫務工作者,從死神手中輓救生命是我們的職責和使命;代表祖國參加國際救援,讓這份使命更加神聖。能成為中國國際救援隊的一員,我感到無比珍惜和驕傲。

在那之前幾天的2004年12月26日,印尼西部亞齊省近海發生9.0級強烈地震並引發海嘯,受災民眾安危牽動人心。

我們的救援工作就從班達亞齊機場開始了。我和隊友們背著醫療背囊,為聚集在機場的災民進行巡診。橘紅色的救援服在人群之中格外顯眼,越來越多的災民聚集到我們身邊尋求醫治,那是一種濃濃的“被需要感”。走出國門,我更深刻地理解到肩上的責任之重。

我與中國國際救援隊結緣於2003年。那年,我畢業分配到原武警總醫院,成為一名急診醫生。我有天晚上值夜班時,碰到當時主抓醫療救援工作的院領導查房。聽到他問我願不願意加入中國國際救援隊後,我斬釘截鐵地回答:“去!我當然去。”

階段救援結束後,我們收拾設備準備返程時,一位巴基斯坦老人被送進了帳篷。被困多日再加上水米未進,這位老人出現了嚴重脫水,需要進行緊急補液。但老人的外靜脈血管已經乾癟,我們趕緊利用還未打包的器材,為老人進行補液,又聯繫當地機構將老人轉運至其他醫院。

我想從自己印象最深的一個“跨年”說起:2005年1月1日凌晨4點多,我被一陣細雨淋醒。幾個小時前,我與隊友們剛剛在印度尼西亞班達亞齊機場和衣睡下。

那是中國國際救援隊第一次派出女隊員參與國際救援,也是我作為中國國際救援隊一員第一次走出國門執行任務。

印尼海嘯發生後,我們於2004年12月31日飛抵印尼棉蘭機場,又輾轉乘坐一架“大力神”運輸機趕赴班達亞齊機場。由於條件有限,我們暫時只能睡在班達亞齊機場。

我們的營地旁,常常圍著當地的許多孩子。和我們接觸久了,“中國,你好!”成為孩子們都會講的一句話。那一刻,我心中升起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自豪感:我們走出國門代表祖國,不僅輓救了生命,也將中國的善意傳遞給了世界。

一次我和幾名男醫生外出巡診,碰見當地受傷的婦女。我提出替她們檢查,可她們起初並不太願意。我意識到,從印尼回國後,我剪了短髮,這些婦女可能誤以為我也是男醫生。我趕緊摘下口罩示意,受傷的婦女見狀隨即點頭,拉著我的手就進入她們的帳篷里,讓我查看傷口。中國國際救援隊有女醫生的消息迅速在附近傳開,越來越多女性來到我們的“女診室”排隊就醫。

那是我從未見過的外傷傷口,高度感染的傷口深可見骨,肌腱暴露在外面,由於沒有得到及時處理,皮膚和脂肪已經潰爛化膿。“快,再快一點!”我心裡只有這一個念頭。清創、消毒、上藥、包扎,我一刻也不想停下來。

接下來,我們分組到受災嚴重的區域進行救援。一路所見,至今難忘。大半的房屋倒塌,失去親人的災民流離失所、悲痛欲絕;原本清澈的河裡,儘是破敗的木板、茅草以及泡漲的人畜屍體……

劉亞華在印尼海嘯災區巡診。吳敏 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