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开元港式五张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项目价格-此公名谭铁牛

【韩庚夫妻婚后首封】

在西部非洲的科特迪瓦,結識一項目經理周沐雨。櫛風沐雨,那是大西洋的風,那是象牙海岸的雨。

周一橋,中鐵大橋局海外分公司副總經理,《環球時報》曾刊登其口述文章《我在海外建大橋》。“名字是我爺爺取的,為了紀念中國第一座長江大橋開工建設。”周一橋的父親周璞曾是武漢長江大橋設計小組成員,承擔基礎工程設計。周一橋因橋得名,與橋結緣,走出國門,先後在緬甸、孟加拉國、坦桑尼亞參與橋梁建設。

十多年前,赴西非馬裡公幹,與江西一農場負責人朝夕相處,相談甚歡。此公名譚鐵牛。鐵牛者,拖拉機是也。“鐵牛,你這名字很農業、很職業。”“出生時逢農業機械化,拖拉機令人神往。”這家農場田間處處可見“鐵牛”。一日午餐,有碗口粗的蟒上桌,紅燒的,是“鐵牛”翻耕時的“副產品”。鐵牛與我等大快朵頤。

張中報,一家中資公司的財務經理。這家企業在東帝汶修築高速公路。公司總會計師介紹,“他父親是會計出身,他出生時,父親正在做中期報表。”我說,“好嘛,娘胎里就和數字打交道,生來就是乾會計的料。”

中部非洲的剛果(金)首都金沙薩,一中資公司總經理名牛景路,巧的是,他的兒子也在同一公司,名牛天涯。風景在天涯?在海角?在天涯走出一條風景路?“老海外”牛景路給兒子取名,當有深意存焉。牛天涯在公司擔任翻譯外聯,筆者泛黃的採訪本上記有牛天涯提供的食品價格:雞一隻20元人民幣;牛羊肉12美元1公斤;白菜論棵賣,100元人民幣一棵。蔬菜價格遠高於牛羊肉價格,所以員工食堂多肉少菜。行文至此,不由想起多年前在斯裡蘭卡採訪,項目部天天招待我吃海鮮。我說,“就來點蔬菜得了,別搞得這麼複雜。”項目經理是個北京人:“美的你,蔬菜多貴呀!”得,上海鮮!

在一家報社工作有年,常有機會“走出去”海外採訪。經年累月,積攢下不少採訪筆記,無意間發現一些人名很是“職業"。

鄒海湃,中鐵國際南美公司負責人。我們是趕海人,海潮澎湃,心潮澎湃,必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