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开元港式五张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小说作家-《九州缥缈录》是江南在23岁时动笔写的一部小说:

【杨幂手绘敖丙】

小說可以有充分的留白,但電視劇的觀影習慣卻要求情節的緊湊連貫。所以,《九州縹緲錄》內容和細節不得不做出必要改動。而這,可能並不能讓原著粉們滿意。

“傳統小說寫作是十年磨一劍的寫法,我也說不好我的書是五年能‘磨’出來,還是八年能‘磨’出來。”江南說,自己會儘力,“你知道小說不是坐在電腦前一天就可以敲出來的,對吧?”(上官雲 實習生王新月))

“理工男”出身的著名作家江南成名甚早,但寫作這回事,有點機緣巧合:他其實是以“理工男”的身份出道的。

作家江南。受訪者供圖“對我來說,寫書絕不是一種職業上的選擇,沒想指望它賺錢,而是一種原始衝動,你很難抗拒,也不會去考慮後果。”他最終說服自己放棄攻讀博士,回國當一名作家。2005年,《九州縹緲錄》正式出版。

寫書之外的江南寫了十多年的書,《龍族》、《上海堡壘》等都是江南可以拿得出手的作品。“九州”系列小說伴隨了許多“80後”乃至“90後”的成長。

意外的是,他的作品很受讀者歡迎。糾結了一陣子,江南決心專職寫作,“看起來名校畢業、按部就班的工作,好像前途很不錯。但那時年輕啊,不太能接受這種一眼看到頭的生活”。

“當然你可以不管。但寫書就花了三年時間,如果拍成電視劇卻品質低廉,像個快餐式的東西,身為作者還挺難受的。”他時常會覺得這比寫小說累多了,“寫書只要對付自己,跟自己較勁就好了。但影視化顯然不是。”

“我要寫完我的書,我要照顧我愛的人,我要完成對讀者的承諾,我們的對手必須打倒,那條成王的路獨自一人也要走完。”這是江南在隨筆《溫故2015》中寫下的話。

前不久,劇版《九州縹緲錄》的播出又為他引來一大波熱度。不過,江南本人沒有任何“功成名就”的概念,忙碌中反而更懷念當初心無旁騖寫書的日子。

江南。受訪者供圖瑣碎的事務和應酬分走了他的時間,很難再像以前那樣寫作。粉絲們催更的私信一封接一封,但江南無可奈何,“接手項目意味著後續接二連三的事情,推都推不了。”

1977年,江南出生於安徽合肥的一個公務員家庭,從小理科成績很棒,語文成績反而不太好。成功考上北京大學化學系後,一條規劃好的道路展現在他面前:留學深造,然後進實驗室當一名科學家。

“小說和劇本是不同的表現方式。”江南對一些原著粉們的不滿心知肚明,他解釋,“好比喝酒,在蘇格蘭冰天雪地里要喝烈性的酒;在暖和的加勒比海地區,甜甜的朗姆酒可能更合適。體驗媒介不同,故事表現形式也會不一樣。

大學畢業後,他成功留學國外,在遠離家鄉的城市獨自生活,江南分外懷念當年宿舍里熱熱鬧鬧的時光,“寫書就是從那時開始的。有時間沉下心來去思考一些事情”。

IP改編浪潮掀起以後,仿佛一夜之間,江南和許多作家都被資本拋到了影視產業鏈的風口。他選擇了直接涉足影視產業,成立公司。

《九州縹緲錄》的再版序言中,江南寫道:“那是我迄今為止最渴求成功的歲月……我喜歡去外灘18號的頂層酒吧喝酒,望著對岸的霓虹燈招牌直通天地,黃浦江上游船往來,立志要功成名就衣冠楚楚。”

言語之間,他懷念當初心無旁騖寫書的日子,雖然每天坐在電腦前碼字的時間可能不過是三四個小時,但其餘時間都可以用來思考、尋找靈感,“除了寫書之外,我對自我表達沒太大興趣”。

“大學學業比較忙。如果想出國呢,還得準備托福、GRE的考試。”白天上課、晚上自習,輪到周末,江南就溜到圖書館或者書店看一天書。當然,看的是跟專業無關的“閑書”。

“寫書是少有清貴的行業,乾過那麼高級的事情,誰想辦公司啊?”他開著玩笑。

忙碌時一天只能睡四個小時“我對什麼東西都提不起興趣,聽到好消息也不興奮、聽到壞消息也不慌張。為此跑去找醫生看過,懷疑是不是得了抑鬱症。”在接受中新網(微信公眾號:cns2012)記者專訪時,江南如此描述自己近期的狀態。

《九州縹緲錄》海報他的聲音顯得很疲憊,一個問題拋過去,往往要等一會兒才能有回應。事實上,在劇版《九州縹緲錄》影視化前後,江南經常忙到飛起,有時一天只能睡大約四個小時。

他曾放棄攻讀博士,轉行寫作。那時,沒幾個人看好這個選擇。但此後,江南卻登上了“中國作家榜”榜首,有人開玩笑地稱他為書圈的“當紅炸子雞”。

《九州縹緲錄》是江南在23歲時動筆寫的一部小說,借鑒了史書寫作方式,出場人物和敘事視角眾多,這給改編帶來很大難度。幾經討論,劇版《九州縹緲錄》以主角呂歸塵為第一視角,講述少年的成長故事。

被不斷“催更”的作者可不管願意不願意,今年夏天江南都會格外忙一些。7月16日,《九州縹緲錄》播出;18日《龍族幻想》游戲正式開服;8月9日電影《上海堡壘》即將上映。這都是江南的商業項目,宣發等各環節需要耗費許多精力。

他已有兩周的時間沒有動筆,偶爾會為此感到焦慮。《九州捭闔錄》未完結的稿子靜靜躺在電腦里,急不來,“寫作需要天賦和熱情,但對世界的洞察卻需要時間。縹緲錄是少年成長,捭闔錄就是群雄爭霸”。

他用運動解壓,每晚堅持跑步四十分鐘,也喜歡衝浪和潛水,當壓力太大、情緒低落時會去一趟北海道,裹在狂風暴雪中從山頂一滑而下,那感覺很爽。這,能暫時帶來些許的放鬆。

如今,這個目標是否實現,江南自己也說不清楚。對現狀,他沒什麼功成名就的概念,“你說這個成功的感覺從什麼地方來?寫作十幾年,我每天寫出五千字就挺滿意的,這才是成就感。現在很多時候,一天沒有寫出五千字滿意的稿子”。

寫書的人大多願意獨處,江南也是。在《九州縹緲錄》拍攝期間,他很少到劇組去,原因是太熱鬧,“對我來說,人多的地方就是一個消耗能量的地方,我很難應付許多人給我的信息流。在人前,我最多保持兩三個小時的衣冠楚楚和落落大方,再久就有點綳不住勁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