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开元港式五张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文化地区-良渚文化对早期中国文明形成和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邓伦追星成功】

《 人民日報 》( 2019年08月10日05 版)

文明是最廣泛的文化實體,指人類文化和社會發展的高級階段,國家的出現一般被視為進入文明社會的最重要標誌。良渚遺址包括約30萬平方米的宮城、300萬平方米的內城、630萬平方米的外城,以及十數座高、低水壩等,規模之宏大前所未見。其水利工程的規模可能比埃及和蘇美爾的還要大,所有工程的總土方量在1000萬立方米以上。此外,製作大量珍貴玉、漆、象牙、陶器等所需的專業人工數量也很龐大。可見良渚有著非常強大的社會組織和動員能力,非國家無以為之。

比如距今6000年稍後,中原腹地晉南、豫西和關中東部的仰韶文化廟底溝類型中,出現200—500平方米的大型房屋,以及上百萬平方米的大型聚落,社會複雜化由此髮端;稍後黃河、長江流域文明曙光四處涌現,如距今5300年前後甘肅秦安大地灣400多平方米的“殿堂”式房屋、河南靈寶西坡面積近20平方米的考究大墓、遼寧凌源牛河梁氣勢恢宏的“廟、壇、冢”祭祀遺存,以及山東章丘焦家、安徽含山凌家灘和江蘇連雲港東山村等,顯示仰韶文化、紅山文化、大汶口文化、崧澤文化等都已站在了文明社會的邊緣。

興盛期的良渚文化對作為早期中國文化圈主體的黃河流域和長江中游地區的影響還很有限。良渚文化真正對黃河流域產生大的影響,是其進入晚期以後。大約距今4500年,在晉南臨汾盆地出現陶寺文化,其琮、璧、鉞、V字形廚刀等玉、石器,都明顯屬於良渚文化因素。陶寺近300萬平方米的古城,在中原此前從未有過如此超大規模的城,或許也是受到良渚築城理念啟發的產物。深受良渚影響的還有山西芮城清涼寺墓地、陝西延安蘆山峁遺址等地精美玉、石器的大量出現。良渚文化的深遠影響,應當不僅僅表現在物質層面。良渚式玉器的出現,使得黃河流域人群終於找到了一種絕佳的高等級社會身份標誌物;良渚式大城出現的同時,良渚文化那套政治管理模式也可能相應滲透到中原和北方地區。可見良渚對中原和北方等地龍山時代的文明化進程有所促進。

有學者估算,占地約1000平方千米的良渚大遺址群,當時應該有大約3000個村落,才能生產出供養良渚古城大約2萬人口所需的稻米。照此推算,數萬平方千米的整個良渚文化分佈區,同時期聚落當數以萬計,人口或有百萬之眾,卻只有良渚古城這樣一個超級中心聚落和政治文化中心,城鄉分野明晰,統一程度頗高,儼然國家景象。

良渚申遺的成功,標志著對於文明起源的討論又進入一個新階段。

更重要的是,以陶寺文化為基點,琮、璧等玉器北向影響到老虎山文化石峁類型,西向影響到甘肅、青海、寧夏地區齊家文化,為這些粗獷的北—西北方文化平添了許多溫潤之氣。良渚玉器對臨近的大汶口文化、龍山文化當然會有更加明顯的影響,至龍山文化已經形成自具特色的玉器風格,並深刻影響到龍山後期江漢平原地區肖家屋脊文化玉器的出現。良渚文化的玉器傳統,還通過陶寺文化、龍山文化、肖家屋脊文化、石峁類型等,傳承到更晚的二裡頭文化(晚期夏文化),以至於商、周文化。

如果擴大視野,我們會發現距今5000年後,在黃河流域和長江中游地區,存在至少三個與鼎盛期良渚文化同時期站在文明社會門檻的文化,那就是大汶口文化、屈家嶺文化和仰韶文化,這些文化也都有古城、大墓和“宮殿式”房屋。只是這三個文化各自內部並不統一,不像良渚文化有著唯一中心,而且物質文化的發展水平也不及良渚文化。四個文化之間還存在文明模式上的差異。文明模式的不同也會影響我們對文明水平高低的判斷。

同樣在大約距今5300年,崧澤文化蛻變為良渚文化,之後大量人口移民至良渚地區。雖然在距今5000年左右氣候乾冷的背景下,良渚地區地下水位下降,初步具備了人居條件,但在那樣低窪的小平原地區,“治水”可能仍是頭等大事。大量人口的涌入還需要解決吃飯問題,刺激了灌溉稻作農業的迅速發展。大規模的土木水利工程和灌溉水稻農業,使得良渚社會生產力水平迅速提升,也極大提高了良渚社會的組織動員能力,從而催生出燦爛的良渚文化,這與蘇美爾文明的形成原因類似。歸根結底,良渚文化只是廟底溝時代以來長江下游地區持續文明化進程的結果,這一文明化進程的啟動還與來自中原的推動有關,且與周邊地區存在互動。因此,良渚文化形成於多元一體的早期中國各區域文化融合互動的背景之下,是早期中國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

良渚文化對早期中國文明形成和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

中國的地理環境相對獨立,使得早期中國文化具有土著性、統一性特征,保證了其有機會長時期穩定連續發展。中國文化從舊石器時代就有一定特色,距今8000年左右的裴李崗時代已經有了“早期中國文化圈”的萌芽,距今6000年左右的廟底溝時代,在仰韶文化廟底溝類型的大幅擴張和強力影響下,包括江浙在內的中國大部地區文化的統一性空前增強,正式形成以中原為核心的多元一體的“早期中國文化圈”,同時最早在中原地區邁開了早期中國文明起源的腳步,隨後影響帶動中國大部地區進入一個普遍趨於文明化的時期。

(作者為中國人民大學歷史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