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开元港式五张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朱逵-就和「字成只畏盘龙去」的「去」写法一样

【男孩逃课爬泰山】

宋人陳思所輯《書苑菁華》錄有《自敘帖》全文,該句作「字成只畏盤龍走」,看來,將這個字釋作「走」,由來已久。然而,同樣在《書苑菁華》中,收錄了含有這兩句詩的朱逵《懷素上人草書歌》全文,這個字卻是「去」。這是一首古體詩,有多處換韻。其中「形容脫略真如助,心思周游在何處。筆下惟看激電流,字成只畏盤龍去」幾句,「助」、「處」、「去」皆為去聲、御韻。而「走」是上聲、有韻,「失」則是入聲、質韻。作為一個韻腳字,只有「去」是合乎詩律的。

「走」、「去」、「失」都勉強說得通,那麼,這究竟是個什麼字呢?

其實,最後一個字的寫法既像「走」,又像「去」,或者,既不是標準的「走」,又不是標準的「去」。若說是「走」,字形的中間部分省變過甚。若說是「去」,末尾處缺一個點,或者缺一個向左下方的彎。啟功先生對釋為「走」顯然是有所懷疑的,所以臨摹時在第一筆的起筆處加了一個彎,並用楷書釋作「失」。

另外,《自敘帖》中亦有旁證,「楷法精詳」的「法」字右半邊的「去」,就和「字成只畏盤龍去」的「去」寫法一樣。看來,「去」字如此寫,本是懷素的習慣。

圖:《自敘帖》懷素《自敘帖》是一件草書名作,在帖文中,懷素引述了諸多時人稱讚自己的詩句、文句。其中節錄了兩句詩,各種字帖的釋文皆為「筆下唯看激電流,字成只畏盤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