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开元港式五张首页 >>娱乐新闻>>正文

心灵理性-不是生活里所有的问题都能靠爱解决

【曝王思聪被逼联姻】

理性處理矛盾衝突,戛然而止不拖沓

在現實題材的電視劇中,不乏由性格衝突、習慣衝突、文化衝突、欲求衝突、利益衝突而來的婆媳爭鬥、夫妻離異、朋友決裂、兄弟鬩牆、閨蜜反目、相互嫉妒、落井下石,甚至相互陷害、你死我活。《熱愛》中人物性格鮮明,並不缺少“汪洋恣肆”地構架矛盾衝突的條件,但是主創者卻大膽突破了這樣一些熟慣的處理方式:以熱愛感人,以理性化人。於是,如同、直線、曲線、三角構成的幾何體有迥然有異的個性,並沒有出現相愛相殺的局面,而是在理性指引下的和諧統一、共生共存;構成了當代城市與家庭生活的風景線。

《熱愛》將寫實性和心理性緊密結合在一起,噴薄而出的幽默喜劇色彩與悠長的感傷惆悵並存,為觀眾提供著豐饒的審美資源。

一群鴿子噗嚕嚕飛過,一切生活的元素在這裡成了平面,個體消弭在幸福里,成為城市的一部分。《熱愛》眾多的元素在這裡匯聚組合,生活循環往複,成為人們審視與欣賞的對象。

在“調解三人組”中,現場觀眾的解決方法是“愛”。尚晉似乎是冒天下之大不韙地指出,不是生活里所有的問題都能靠愛解決,尚晉宣告“愛並不是一個高度,愛不是用來仰望和提升的,它是靈長類動物發展的基礎性物質,維繫了人類的生存和發展”,但必須“擺脫對愛的沉溺和依賴,作出理智的判斷和選擇”。這是對愛的理性追問與思考,令搖旗吶喊“大愛無疆”的觀眾,看到了廉價的同情的無力,道德綁架的虛偽,從此內心更加成熟、真實。

在這裡,人物行為選擇的乖張性與合理性如影隨形,解釋了人生“與困難共舞”的必然性。共同的對生活的熱愛,濃濃的父愛母愛、兄弟情、朋友情,以各自的表達方式,不斷感染和被感染著每一個角色。於是,他們衝破一個個人生困局,終將找到個體生命的意義。

電視劇《熱愛》其實可以比作一首交響曲:哲學系青年尚晉與北京姑娘李貌在成家立業的路上,與雙方的家長以及幸福社區的親友鄰居們演奏的快樂交響曲。說這部劇是精心打造的一部好看的作品,不僅僅是因為劇中70多位演員的傾情出演,同時還因為該劇內容和形式上的創新,帶給觀眾豐饒的審美享受。

全劇結束時,首尾呼應地出現了一幕幕場景:劉克弱強悍的背影穿過幸福里街區,他是來找箱子姑娘的嗎?徵婚大媽們熱情地圍著帥氣陽光的尚晉,打聽他的身高收入,常有理大媽們盡情地跳著美麗的廣場舞,“女設計師她媽”萬山紅和“證據學講師他娘”徵婚男的母親,大街上領取試用保健品的奶奶,呼朋喚友的管紅花夫妻……忽然,尚晉被圍在人群中央,他又在調解什麼矛盾,李掌柜像一個年輕的背包客穿過幸福里,李貌仿佛是偶然路過的局外人,在用手機拍著這靈動的場景。

《熱愛》截取社區生活的畫面,呈現了一個有質感的幸福社區,生活氣息撲面而來。幸福里小區的生活,就像我們身邊的人們每天的日子:父母、兄弟、大媽、大爺,或晨練或廣場舞,或到公園為兒女徵婚;或在蹄花店前排起長隊。這是幸福里社區人們的一個舞臺,現實生活的一個“理想國”,角色在熱鬧的清晨,紛紛出場。

尋親、認親、徵婚、推手、做菜、拳擊,濃郁的北京色彩,從坐落於穿過皇帝龍椅中軸線的四合院,潑灑於街道、現代化的高樓、蹄花店、鮮花鋪,牛街的麻醬燒餅、六必居醬菜。武術元素和美食元素,地道的北京話夾著尚晉父母的青島方言,熔鑄一爐,標誌了現代北京的包容開放和文化多元。

寫實性、心理性結合,人物“與困難共舞”

哲學系青年尚晉與北京姑娘李貌在通向幸福的路上。

劇中人物另闢蹊徑尋找解決問題的方式:即寬容與互諒、真誠與信任、求同存異。兩代人甚至三代人的相處之道,需要理性與智慧的參與,才能達到和諧幸福。在一群青年人的價值引領下,人們從沉溺自我到掙脫習慣的藩籬,實現了思想的交流對話,如李掌柜和萬山紅夫妻,如管紅花和尚長門夫妻,如常有理和馬得志,如安心、李才、箱子姑娘。人際關係逐步化衝突為和諧。

多重心靈高低錯落,碰撞交流世界上沒有完全相同性格的人。性格的差異性就是人與人最基本的差異,也就造成人在社會的基本衝突。實際上,許多人際矛盾來源於個體以自我為中心的習慣,這些價值判斷,如同生活中的絆索,不僅束縛了自己,也會絆倒他人。

該劇為許多現象或話題的理性探討留下空間:“人與自我的關係”、“文明衝突和入鄉隨俗”、“物質豐富精神貧瘠”、人口老齡化問題,老齡人過往積存的心靈傷害與療救,教育窮養富養的問題,兩代人和諧相處的問題。機智的臺詞令人捧腹,詩意的傳遞令人沉思。並且這部劇保持了首尾一貫的張力,逼近結尾部分仍然高潮迭起,在觀眾抵達欣賞快感高度之時捨得戛然而止,輕易跨越了許多“爛尾”劇後續乏力的宿命,不拖沓不灌水,處處皆是風景,敘事張弛有度,作為生活的大彩蛋,形象的大舞臺,令人玩味不盡。(李京盛 中國電視藝術家協會顧問)

劇情展開著,日子就這麼過著,滿滿都是生活的質感。五味雜陳的生活滋味如同一個拼盤,擺在每一個人的面前任憑選擇。而個人選擇的差異豈止是天壤之別——內心貧瘠的億萬富翁在生存還是死亡的問題上糾結的時候,相親男以AA製為由索要喝咖啡的28元錢;妻子萬師傅二十多年不知道丈夫李掌柜每周暴走日的真相。白天在街上樂呵呵的李奶奶,夜晚一個人把馬桶衝過無數遍,為什麼她要用自己的手機給自己的座機打電話呢?“與困難共舞”的李才肯定打不過那個劉克弱,李貌要不要跟未來的婆婆簽訂那張結婚保證書?尚晉父母送了二十多年的結婚份子錢,能不能通過兒子的婚禮收回來呢?電視臺“調解三人組”欄目的主持人安心,個人的婚姻愛情和事業都不安心……

尚晉們尋求有效解決問題的方法,尋找對話溝通的橋梁。建立了心理治療室,疏導心存積鬱的人們,宣泄釋放“心靈霧霾”的有害性和攻擊性,通過陶冶凈化,轉換為對生活的熱愛和對自己的信心;“調解三人組”更把觀眾視野引向了廣大的社會領域,在這些大大小小的舞臺上,多重的心靈高低錯落,碰撞交流,即成為抵達幸福的進行曲。

截取社區生活畫面,呈現幸福的生活